虽然胭脂楼不过是一帮庸脂俗粉,但顿顿吃肉的人,偶尔尝一尝野菜,也挺好吃的。

燕七本想放纵一回,无奈凡尘真仙贴身伺候,这让他跟本放不开。

想要拉一拉野菜的小手,都会被凡尘真仙伶俐的眼神给吓回去。

燕七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怜。

凡尘真仙盯着燕七,心里却很得意:我看你敢不敢辣手摧花。

你敢辣手摧花,我就敢对你下辣手。

燕七拉手是不行了,喝了几杯酒,又跑去赌了几把。

胡乱赌,输多赢少。

渐渐的,认识一个同样输钱的赌鬼。

两人同病相怜,跑去包房喝茶。

进了包房。

那人露出原声:“大人终于现身了。”

“玉琳兄,你的牌打的好臭啊。”

燕七哈哈大笑。

原来,对面这个赌鬼正是赵玉琳所装扮。

这所胭脂楼,就是燕七和赵玉琳‘约会’之地。

赵玉琳知道燕七需要什么情报,也不卖关子,急忙说:“大人进了河郡,就被陈有徳盯上了。”

“这个陈有徳可不简单,表面上,他是豪商,而他的真实身份,可七星武士,更是国师黎高最器重的弟子,特别善于侦查,黎高要做的很多黑活,都是派陈有徳去做。”

“另外,陈有徳的对手,便是阮大兄。阮大兄是安南情报使,而情报使正是陈有徳梦寐以求的官阶。所以,陈有徳视阮大兄为眼中钉,肉中刺,恨不得杀之而后快。”

燕七很满意赵玉琳的情报。

赵玉琳总是能提供给他最及时,最有效率的情报。

燕七点点头:“阮大兄正是我要扶持的人,而陈有徳却恨不得要杀阮大兄,这下正好,我刚好可以找个机会,借助陈有徳来加强我与阮大兄之间的关系。”

赵玉琳点点头:“我也正有此意。”

燕七笑嘻嘻:“这叫英雄所见略同。”

赵玉琳犹豫再三,想了许久,说道:“还有一事,我要和大人详细交代。”

燕七蹙眉:“何事,让你如此为难?”

赵玉琳打开窗户,指了指夜空:“大人

请看,左辅右弼闪耀,呼之欲出,直指安南皇宫,此乃龙星摆尾之象啊。”

燕七大喜:“这不是意味着找到皇孙的概率更大吗?我一出现,天上的左辅右弼都开始活跃了。”

赵玉琳道:“这的确是个好现象,不过,有一桩事情,可就不妙了。”

燕七问:“何事不妙?”

赵玉琳道:“安南国师黎高精通星象之学,造诣还在我之上,我都能发现左辅右弼出现异动,那黎高呢?黎高自然也会发现。若是黎高觉察有异,在皇宫内展开大搜索,那可就不妙了。”

燕七闻言,深深蹙眉。

赵玉琳的提醒,非常及时。

赵玉琳既然发现了左辅右弼出现异动,那黎高自然也会发现。

黎高若是搜查皇宫,那皇孙怕是危险了。

燕七蹙眉许久。

赵玉琳憋了许久,忧心的问:“大人可有计划?”

燕七想了许久,豁然一笑:“有了。”

赵玉琳惊喜不已:“大人快快讲来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