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惜一笑,劳切尔这个比喻,语法错误,还有些蹩脚,但是同时却让温惜的内心狠狠被敲击了一下。

他,确实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。

很多时候,她都看不透他。

她知道,他肯定是喜欢自己的,但是没有想到,他会对自己深情。

她咬着唇,想起来沐舒羽怀孕的事,苦涩的笑了一下,“真的吗?”

劳切尔认真的点头,“当然是真的,温惜小姐,你知道,每年来找我卖这栋庄园的人有多少吗?就在陆先生找我之前,秦家出了50亿要买下这里,我拒绝了。因为秦先生想要买下这里,是单纯的想要炫耀,想要得到那些羡慕的眼光,但是陆先生不一样,你也不一样,你们都是真的喜欢这里。”

他继续说着,“陆家虽然很厉害,但是我并不会因为强横的势力就害怕。是陆先生打动了我,他说,他跟我一样,他也有一个喜欢的女人,但是他的家族里面也给他安排了一个不得不娶的人,他没有办法,进退两难,一边是家族的压迫,一边是真爱的女人,他说,他喜欢的人也喜欢这里,希望我也能考虑一下,他说,他想要给你最好的东西,他说,他不希望,他跟你的结局,最后是我跟她这般。我被打动了,我答应了。用原价,把这栋别墅卖给他,送给你。”

温惜一震。

她的睫毛颤抖了一下。

她瞳仁有些泛红。

这些真的是陆卿寒说的吗?

他……也如自己爱他这般这样爱自己吗?

劳切尔知道温惜还需要消化一段时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