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盹老头挺着横在手中的拐杖,走到一块铁砧旁,拐杖在铁砧上一点,三枚烧红铁块丁零当啷滑落在了上面。

拐杖插在了地上,打盹老头从腰间拔出了一支暗红色的骨头,像是什么东西的肋骨,以此当笔,在烧红的铁块上写字。肋骨和烧红铁块接触到的位置在快速融化,燃起灰色烟尘。

三枚烧红铁块上都写完后,老头收了那肋骨似的东西,提拐随手将烧红铁块扫进了一旁的水桶里,水桶内立刻噗出浓密水汽。

老头看也不看,转身走回了长案后面,合上了簿本,又靠在了椅子上打盹。

崔游过去,从水桶内捞出了三枚幽居牌,回头招呼上三人走人。

出了地窟,过桥离开了幽崖,来到了对面的幽角埠后,崔游这才亮出三枚幽居牌,让三人各自挑走自己的。

但凡与本人触碰,能在光线下折射出幽光的,就是谁的,这也是一眼辩真伪的办法。

庾庆拿着自己的幽居牌翻看,只见上面已有“鉴元斋”三字。

崔游一路再次交代三人遵守幽角埠的规矩,不要在外面妄为之类的……

回到了妙青堂的三人,再次收拾起了包裹。

见到背着包裹出来的三人,铁妙青和孙瓶知道,这一次,三人是真的要离开了。

离别总是让人伤感,何况这次的离别还有别样意味。

也不知双方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,再见面恐怕也再无妙青堂。

尽管知道两个女人的修为都远高过他们,可三个男人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惭愧,留下女人独自面对困难,何况还是漂亮女人。然而庾庆比较现实,执意离开,南竹也劝不住。

目送了三人离去的铁妙青略有遗憾,一直想看看探花郎的字,想求一幅字,终究还是没好意思开口,留下莫名惆怅。

当然也有收获,莫名其妙得了两百万两银子……

“老十五,你这次究竟捞了多少银子?”

“关你屁事。”

“你给个实话,我们不占你便宜,也占不了你便宜,最多路上占你点花销。”

“没必要告诉你们。”

“老十五,我是这样想的,就凭你的尿性,你能给铁妙青两百万,就说明你手上远不止两百万。咱们有了这么多钱,还有必要跑妖界去冒什么险吗?”

步行在幽角埠街头的南竹提出了疑问,也实在是触景伤情,想到铁妙青对他依依不舍的样子,有点揪心,他还没和铁妙青那样的大美人处够,不忍离开,难得有如此姿色的大美人愿意和自己这般相处。

庾庆被他说的心头一愣,当场停步在街头。

他眼神有点茫然,心里嘀咕,是啊,有这么多钱,还跑去妖界冒险干嘛?去妖界冒险不就是为了赚钱吗?真要去的话,有这么多钱先把修为提升上来,有了更高的修为再去岂不是更稳当?

回过神来,又对南竹道:“有没有钱是我的事,和你无关。”

南竹低声道:“你若真有钱财方面的实力当掌门,我们自叹不如,也就认了,以后惟你马首是瞻,我们都听你的便是。”

庾庆眉头渐渐飞扬,他努力奋斗,等的就是这一天,淡然道:“真的?”

南竹:“你真有那‘实力’,我们还有得选择吗?不服也不行!”他扯了一下牧傲铁的袖子,“老九,你说是不是?”

牧傲铁默了一下,微微点了点头。

庾庆摸着稚嫩小胡子琢磨了起来,一人一天两斤灵米算,四人就是八斤,一天也就是八百两银子,加上其它乱七八糟的修炼资源开销,一天花个一千两也差不多了,一年要支出三十多万两。

也就是说,自己手头的钱,可以支撑个十多年,何况还有小师叔每年职责所在上缴的钱。

灵米这般每天管饱了炼化,十多年后,估计玲珑观上下的修为都要到玄级了。

看来玲珑观在自己这一任掌门的引领下,要走向新的辉煌了。

眼前的人来人往,突然让他意识到自己想的有点远,遐想念头一收,嗯声道:“行,走吧!”

南竹一乐,立马跟上,没走两步发现不对,回头看看来的妙青堂方向,急问:“去哪?”

庾庆:“还能去哪?当然是回观里!”

外面动不动有危险,钱也有了,哪有躲回玲珑观安心修炼、玩耍惬意。

他现在只想回去问二师兄高云节一句,你服不服!

“啊?回观里…”南竹有点懵,感觉对方会错了自己的意,然又找不到理由来抗拒。

一行三人还是走水路离开的,赶到幽角埠水流的下游,又领了一块滑板,再次遁入了一处地窟。

在昏暗光线中曲曲绕绕滑行了许久,眼前突然一亮时,已经冲入一条河流中,继而因惯性腾空而起,置身在一座瀑布的上空。

巨大的轰鸣声中,许多人影在空中翻飞,纷纷借力横贯左右山崖的铁链子,落在了左右的山上。

阳光刺眼,看山势,似乎下了高原一般,雪山已在遥远的地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