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随后又补了句,“当初手上还有点小小权力的时候,这些也不缺,后来手上权力没了,这些身外之物也就突然间没了,没的自己一时间难以适应,后来看仓库看久了也就慢慢适应了。”

继而又看着车顶喃喃,“我倒宁愿从未有过那些东西,那样也许我的家还在…”

庾庆能理解他说的意思,之前听他提起过,就是因为在京城有了些权力,有了点出息,想把家人接到京城来享受更好的生活,谁知赴京的途中马车掉下了山崖,父母、妻子和一双儿女都没了。

如果不是他想把家人给接到京城来,家人恐怕还真不会有什么事,而霉运似乎也从那一刻开始了……

捣腾了裙裳,解开了头发的黑衣女子快步走向目标马车。

然而目标马车小跑了起来,她仅靠走路的方式有点跟不上,跑快了又容易打草惊蛇,因那两名护卫在不时观察四周。

她知道抓庾庆这种人会在京城引起多大的轰动,所以务必谨慎。

恰好又有一辆回城的马车从旁以更快的速度跑过,她探臂腾身,顺便挂在了那马车后面,还能借此避开那两名护卫的注意。

因途中车来车往,所搭马车被逼的靠边,只能跟在前方马车的后面,一时间无法再超越。

黑衣女子双手泛起淡淡缭绕的煞气,一个挺身就落在了车顶上,继而一个起跳,挥开双爪就朝前方马车扑了过去。

然她人还在空中,便骤然惊觉到了不对,仓促凌空翻转,似欲躲避什么。

却未能躲过。

只因来自夜幕下的攻击不止一处。

三个方向,九道无影物,几乎是同时射来,当场将她封杀在了空中。

她警觉性很高,反应够快,但还是被杀了个措手不及,拼命躲过两三道,可还是有十几朵血花在她身上绽放,每道贯穿她身体的无影物都在她身上绽放出了两朵血花。

她刚搭乘过的那辆马车的车夫,感觉下雨了,只是雨滴似乎有点热,抬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,感觉手上好像有颜色,还没借灯光看清,便听路上砰一声,天上竟砸落了一个人。

落地的黑衣女子挣扎站起,惊恐之下还想逃逸。

连步子都还没迈开,当面三道无影物射来。

一道贯穿了她的额头。

一道贯穿了她的胸膛。

一道贯穿了她的小腹。

她的眼中带着绝望,被无影物贯穿的身体昂头,“噗”出一口鲜血。

整个人拼命想站稳了,却站不住,似带着巨大的遗憾噗通跪在了地上。

面对最后致命杀机袭来的地方跪下了,脑袋忽然无力一垂,耷拉在了胸口,口角鲜血淅沥沥不停。

她身后那匹拖着马车的马,身体上亦绽放出了血花。

无影物贯穿了她后,又贯穿了那匹马。

那匹马发出“唏律律”悲鸣,膝盖一软跪翻在地。

也令马车磕头跄地,车夫失衡扑向了地面,马车帘子后面也滚出两人哎哟乱叫。

不远处尾随,做好了配合准备的白兰惊呆了,满眼的难以置信。

突然,她心头又莫名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。

瞬间,几乎是不想任何原由的,四周连看都不再多看一眼,第一时间闪身斜扑了出去,不管不顾地蹿了出去。

就在她蹿离的刹那,数道嗖嗖声从她刚才站立的位置闪过。

她已经跳下了山坡,朝夕月坊蹿去。

一蓬蓬尘土在她身后、在她左右的山坡上炸开,无影之物在紧贴着她追杀。

已经身化一只通体雪白的豹子,矫健如虚影般左右毫无规则地乱窜,她已有应付类似追杀的经验。

此时,那似烟花燃放的急骤铿铿声才接连回荡。

不一会儿,雪白豹子蹿入了人群中,蹿入了夕月坊,快速躲闪没了身影。

暗中射杀她的人并未放过她。

地面草丛如风吹过低头的麦浪,三名黑衣人从黑夜中冲出,足不沾地,草上疾飞,如一道青烟般闪过,手上皆拖着刀,拖刀追向了雪白豹子消失的方向……

夜幕下突兀响起几道铿铿炸响,寻常人听来,会以为是夕月坊那边又在放烟花。

马车内与林成道闲聊的庾庆却是骤然握剑,并唰一声拔剑在手。

别人能听成烟花炸响,他不会,他是经历过这场面的。

类似声响,他听过不止一两声,一两百声是有的。

当时困在囚笼里的情形,他印象深刻,这分明就是大箭师弓弦炸响的声音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