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说罢就转身而去了。

门口的徐觉宁和唐布兰自然是相随左右而去。

“……”无语凝噎的庾庆伸手欲挽留,有点懵,怎么就跑了?

他就不明白了,一开始不是还挺凶的么,不是还让城外驻军明天再说么。

怎么一听说是狼卫立马就怂了?

据他所知,司南府在锦国的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仅次于锦国皇帝。

说的难听点,连锦国朝廷都不怎么放在眼里的。

在江湖上那更是顶级行列的存在。

这么一个存在的塔尖稍下的人物,怎会在那个什么狼卫面前哑了火?司南府的脸面呢?

他不知道堂堂后司先生为什么突然就怂了,他还想后司先生帮他撑下腰呢。

实在是对狼卫的印象不怎么样。

今天第一次见面便是一副气势汹汹喊打喊杀的样子,他才刚去头回的夕月坊,人家一露面就是去砸场子。

狼卫给他的印象是蛮横霸道不讲理。

被这种人找上,他心里很忐忑,真的是一点底都没有。

想着还好运气好,还好后司先生在身边,想着人家正好有求于自己。

结果人家后司先生一听是狼卫就跑了,明显不愿正面对上,这让他情何以堪?

他有点不知该怎么办了。

事到如今,躲着不见是不可能的。

而且人家是让他立刻去见!

没了办法,他只好硬着头皮去了。

心里那叫一个忐忑,后悔自己拖拖拉拉没早点跑。

他发现越拖事越多,发现这京城真正是个是非之地,尽是些有的或没的破事,且没完没了的。

他最怕的是狼卫太过霸道,逼着他当场写什么东西。

最近几乎是个人的见他都让他干这事。

每天被人朝着软肋没完没了的捅刀子,还得一副我不心虚、我不怕、没事人的样子,他感觉自己都快疯了。

这日子他实在是受不了,也下定了决心,明天哪怕是天塌地陷也要走人。

心意已决,打死他也不留了!

此刻心中的理智也在自我安慰,自己好歹是堂堂的今科探花,就算是什么狼卫,也不太可能对自己为所欲为吧?

途中路灯下,看到三个熟人,钟粟、杜肥和李管家。

一见他,钟粟立刻问:“士衡,这究竟是怎么了,司南府的后司先生才来,狼卫怎么又来了?狼卫一般是不进城的,你怎么把他们也给招来了,说是让你出去见他们?”

他也有点受惊,一群气势汹汹的巨狼围在钟府外面,那实在是有点吓人,钟府护卫连大气都不敢喘了。

庾庆也有点纳闷,“后司先生没事,这狼卫我也不知找我干嘛。对了,这狼卫是干嘛的?”

至少他感觉楚天鉴也不愿面对。

杜肥道:“是玄国公应小棠一手创立的骑兵,能选进狼卫的都是军方的高手,可谓高手云集,一直驻扎在京城之外,很少进城。”

庾庆只听懂了是由军方高手组成的骑兵队伍,其他的什么人和事他听一次也不太明白,纳闷嘀咕,“找我干嘛?”

正这时,门房跑来了,见几人在,如蒙大赦,跑来急报,“公子,外面狼卫发出了最后通牒,说他们不想擅闯民宅,让你立刻出去见他们,否则别怪他们直闯!”

李管家挥手让门房先退下了,沉吟着说道:“公子,按理说狼卫不该为难你才是。”

这话楚天鉴好像也说过,庾庆立刻问道:“怎讲?”

李管家道:“老大人被人揭发后,我们才知道,老大人和玄国公应该是同一派系的。玄国公对军方的影响力依然在,狼卫不应该为难您才对。”

杜肥颔首,“这么一说的话,是这个理,凭狼卫的骄横,又有玄国公应小棠在背后撑腰,连司南府也要避让三分,都直接闯进城了,钟府的门房怎么可能阻其在外,看来的确没什么恶意。”

李管家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庾庆,“公子,你和玄国公那边的派系关系,老大人在世的时候就一点都没跟您交代点过什么吗?”

庾庆无言以对的默默摇了摇头,心中无奈叹息。

自己若是知道些什么的话,又何至于一天到晚提心吊胆,也不会如此被动。

阿士衡也没有告诉过他这些,不告诉的原因他自己也能理解,因为没必要告诉他,有些事是不适合随便告人的,阿士衡也不会想到他能考上会元、考上一甲。

事情搞到这个地步,确实是他庾庆自己搞砸了,不能怪阿士衡。

李管家三人忍不住相视一眼,明显都有些疑惑,老大人既然让儿子出仕,这么大的事,生前居然能一点都不告知,难道是死的突然没来得及?

钟粟叹道:“人堵在了外面,不面对是不行的,人家直接闯进来的话,更难看,还是去露个面看看情况再说吧。”

杜肥挥手道:“走,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庾庆点了点头,扶了扶腰间还没来得及解下的佩剑,与之一同大步而去。

钟粟和李管家也没有置身事外,也一起跟去了……

钟府大门外,数只巨狼载人徘徊,两边巷道也有,还有这边和邻居家的院墙上也有巨狼在走独木桥似的巡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