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头有没有开始“烧水”不知道,还没沉入墨绿汁液中,便被邪魔蠕动的内腔肉翻动挤压着吞没了。

“大头!”庾庆惊呼,立刻提剑对着脚下一顿胡劈乱砍,希望能把下面吸附积压的吞噬体给破开,好脱困。

然这邪魔的吞噬力之强悍,竟不是他修为能抗衡的,劈烂砍破了并没有用,破烂的地方有浓郁邪气喷薄,一般人在这里根本吃不消,且瞬间有新的肉体翻涌附着上来将你往下吞,不一会儿,就将他吞没到了大腿部位。

洞口人影闪动,是南竹到了,见庾庆的情况,立刻跳了进来伸手搭救。

紧接着牧傲铁的人影也出现在了洞口。

回头一看的庾庆急了,大喊:“不要进来!”

然已经晚了,两人先后都跳了进来,南竹刚拉住他的手一拽,立马也发现了自己的异常,发现自己的小腿已快速沉下了一半,遂两条腿轮流发力上抬,却无法拔出,才知这邪魔吞噬之力的强悍。

这个地方,只要你进来了,便无处再给你借力再起,越挣扎沉没的越快,修为不够,进来了就休想再出去。

吃惊下的南竹反应也算快,听到身后动静,迅速回头出剑,垫在了跳进来的牧傲铁足下,单臂挥剑一挑,又将牧傲铁给弹飞了出去。

翻身落回洞口的牧傲铁,眼见洞内情形,尤其是庾庆,已经沉没到了胯部,顿双目欲裂,挥剑对着洞壁疯狂乱劈。

庾庆:“老九,没用的,它重生恢复的能力太强悍了,趁它‘头脑’还没恢复,还没什么自保能力,快弄火来烧,它怕阳光,火攻应该有用!”

牧傲铁手上一停,满眼焦虑地看着他们,不言而喻,我走了,你们怎么办?

庾庆当即怒声大吼,“此獠视我人间生灵如蝼蚁,见元山下冤魂无数,生而为人,岂能容它!我两次为之拼命,若还除不掉它,岂不死的冤枉?”

南竹焦急道:“老九,快去,我们尽量拖延它‘头脑’重生,你若及时弄来火攻,我们未必会咽气,快去!”

牧傲铁这才醒悟,喊道:“你们挺住!”说罢就转身直接跳了下去。

在巨大触手上几个连跳,落地后茫然四顾,心急如焚,被那三位高手一折腾,摧枯拉朽之势令周围一带连片草都难以找到了,到哪去弄火攻之物?

然就在这时,庞然大物明显剧烈颤抖了起来。

牧傲铁猛然回头,只见庞然大物开始扭动数不清的触手乱扫,一道黑影扫来,他迅速卧倒翻滚躲过。

好在庞然大物并未将他当作攻击目标,只是在胡乱折腾,令他一顿弹跳翻滚逃出了庞然大物的扫荡范围……

邪魔中枢,被吞噬到腰部的庾庆,忽与被吞噬到腿部的南竹相视一眼,都感觉到了吞噬之力的突然松懈,似乎突然放弃了对他们的吞噬。

同时,两人也从吞噬他们的物体上感觉到了一股灼热,那些墨绿色的汁液正在快速干涸。

总之机不可失,两人迅速挣扎脱身,先后跳了出来。

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邪魔中枢内突然天旋地转,剧烈摇晃了起来,内壁里邪气激荡,四处喷薄,整个洞壁内到处有红光丝线快速蔓延,似乎是邪魔的血脉经络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已趴下的南竹大叫而问。

站不稳也已趴下的庾庆没好气道:“我问谁去?”

不过两人很快发现了,顺着邪魔血脉经络游走的红光所到之处,皆在变得干脆,渐渐斑驳。

红光所到之处的情形,就好像是滚烫岩浆正在快速冷却时的裂纹。

四处爆出喷薄的邪气也在快速偃息。

不断有碎块掉落砸下,趴着的两人手搭帘子抬头看,只见上方居然出现了一个大裂口,而且裂口还在不断变大。

两人当即在摇晃空间内翻身而起,攀住了洞口,欲冲出去,结果外面的情形令两人更加惊讶。

那红光丝线正以肉盘子中枢为中心,向数不清的大大小小触手扩散,就好像是所有触手上都出现了发红光的裂痕。

游走的红光明显在跟着邪魔体内运转的液体流淌,扩散向邪魔庞大体躯的每一个角落。

数不清的大大小小触手渐渐僵化,有些开始碎裂,然后一只只轰隆砸落。

站在地面的牧傲铁亦错愕看着这一幕,忽看到了肉盘子洞口的两个人影,见到南竹和庾庆还活着,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竟露出无比欣喜神色。

突然,承载邪魔全部体重的那些触手,终于支撑不住了,开始一个个脆裂爆开,庞然大物顿时崩塌。

上面洞口的两人抓紧了,跟着庞然大物倾倒更安全。

轰隆,轰隆,再轰隆,大大小小的轰隆动静响了一阵。

主体崩塌,触手又不断崩塌的动静。

烟尘四起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