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倾歌无话可说。

她是南庆下来第三代,唯一的血脉传人。

南晋这个江山,早晚是得要落在她手里的。

南星不适合,南阳不够震慑力,现在,只有她自己。

只是,未曾做好准备……

从无尘殿离开,尚未走出殿门,身后,一人快步追了过来。

“有话要跟我说?”她就知道,南阳心事重重,其实,并不如方才所见那般轻松。

不料南阳走到她的跟前,忽然,扑通一声跪了下去,对她倾身跪拜!

“姨妈……”

“这是我南晋,最高的跪拜礼仪。”

南阳磕头在地,未曾起来。

“女皇陛下,我南阳向南晋最高神祗发誓,从此对你忠心不二,永生永世,以命相随!”

倾歌低头看着她,并没有立即让她起来。

南晋的最高礼仪,她知道,这是代表,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彻底表了忠心。

她淡淡道:“为何忽然对我如此臣服?”

“陛下比南星更适合统领南晋,陛下的盖世谋略,南阳打从心底佩服。”

她是真的佩服。

在她以为自己要彻底绝望的时候,是楚倾歌给了她唯一的希望,唯一的出路。

那时候,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。

战场上她可以很英勇,可面对病弱的身躯,她真是无能为力。

没想到这一切,原来都是楚倾歌的安排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