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绾绾!”

回忆完二十年前的事情,坐在那里的顾婳猛地抽了很多口烟,烟雾弥漫呛得她自己重重地咳出声。

“姐!”

视频里的顾绾绾红着眼眶担忧地说道,“少抽点!”

“嗯!”顾婳轻应了声,她将着手指间快抽完的烟头捏灭进脚边的垃圾桶。

“绾绾!”

低着头看着桶里一根又一根的烟头,顾婳轻轻地说道,“他真的不值得!”

“别去认他!”

是的,从知道自己不是顾峰的女儿,顾绾绾就想知道她到底是谁的女儿!

听完顾婳的故事,顾绾绾还是想去找关夜白。

“八年前,我有一次给外面人打电话的机会。”

“我给他打了!”

顾婳的头依然低着,她的声音越发清冷,“我说,我叫顾婳,苏意的女儿!”

“我说,请他帮忙。”

“绾绾!”顾绾绾认真听着时,顾婳抬起头,讥讽道,“你知道他怎么回答吗?”

顾绾绾看着顾婳的眼眶通红通红的,想问什么,可是喉咙里干涩得一个字都出不来。

“他说!”

“我的事情与他无关!”

“呵呵!”顾婳止不住地笑出声,“我的事情与他无关!真的太可笑了!”

“他在苏家长大,他是苏意的丈夫,他是我顾婳的亲生父亲,他却说没有关系!”

就算他忘掉在苏家的事情,可到底后来和苏意又有了顾绾绾。

“算了!算了!”顾婳连说两个算了,既然他不认,她也不会再去找他,只是绾绾……

“绾绾,没什么意思的!”顾婳眼眶恢复清冷,她正声交待道,“妈妈这里有我照顾着,你安心跟陆骁回帝城。”

“在陆家,他们不敢动你。”

很多时候,顾婳觉得八年前的悲剧也是关家一手安排的,可惜没有证据。

“好!”顾绾绾说完,顾婳结束视频。

夜深下来,顾婳把手机放在灶台上,她手指碰到旁边的烟盒时,控制不住地抽了根。

倚靠在门口,看着外头的黑夜,她点燃烟头的时候,想到开车撞下大桥的秦御白。

顾婳觉得现在的自己凉薄无情,秦御白死了后他没有掉过一滴眼泪,许是这性子遗传关家那个男人。

过去的优雅和温柔只是披在外头的一层皮罢了。

——

从顾婳那里知道自己的身世,顾绾绾反常态地没有大哭下去,她平静得让陆骁觉得不太对劲。

顾绾绾表现得真的太异常,好像没有受身世的影响。

她陪着盛先生去看妈妈,看完苏意回来,画她的设计。

剩下的时间在云城逛逛,吃吃喝喝。

陆骁准备带她回帝城结婚,顾婳同意,也想顾绾绾快点去帝城。

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,顾绾绾收到那位找她设计结婚纪念日礼物的客人消息。

顾客说,他在云城,想当面验珠宝。

这套珠宝顾绾绾按照他的要求完成得差不多,当天晚上她熬了夜,在细节上又修改番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