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夏以为寇冲雪是得到了外域高品真人潜入通幽|洞天的消息,又或者是受到了云菁的紧急召唤之后,才从星空深处急匆匆赶回来的。

可两人一对话这才明白彼此间产生了误会。

寇冲雪见得商夏的模样心中便是一沉,当下也顾不得自己的发现,连忙沉声道:“你先说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商夏也没有推辞,便将他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。

望着寇冲雪先是目瞪口呆,可紧跟着又忧心忡忡的模样,商夏无奈道:“事情就是这个样子了,虽然觉得难以置信,可那些元级上界究竟有什么诡异手段,又哪里是我等新晋灵界所能够揣度的。”

寇冲雪脸上神色阴晴不定,最终却是轻叹一声,道:“幽州终归还是缺一位洞天真人呐。”

商夏摇头道:“这件事情勉强不得的,洞天真人纵有千般好处,可哪一个有机会冲击六重天的武者会心甘情愿的束缚在一隅之地呢?”

寇冲雪想了想,又道:“你刚刚说起,那疑似元鸿界的四品真人,虽然没有因为天地本源意志的排斥而闹出动静,可其自身修为和战力还是受到了压制的?”

商夏点头道:“正是!然而我等终归还是心存顾忌,不敢与对方在洞天秘境当中,又或者是位面世界之内开战,只能将其先行驱逐至天幕之上,如此实则是放弃了部分地利优势了的,否则的话,众人联手未必没有可能将此人彻底留在灵丰界。”

寇冲雪点了点头,然后又摇了摇头,道:“这样的应对才是正确的!否则纵使能够彻底泯灭此人神魂意志,怕不是灵丰界数州之地也要彻底糜烂,而且灵丰界与那元鸿上界之间接下私仇,日后恐怕也再无转圜余地。而今此人重伤而逃,既给了对方一线生机,又向对方展现了灵丰界的实力,算得上是两全其美了。”

商夏表面虽然没说什么,可心中却明白,这种所谓的“两全其美”实则被动,终归还是因为灵丰界自身实力不足。

寇冲雪看了商夏一眼,又问道:“你在洞天之中查探,可曾有什么发现?”

商夏点了点头,道:“我怀疑对方是冲着观天洞天来的。”

见得寇冲雪面露凝重之色,商夏接着道:“对方在洞天之中停留的具体时日长短已然不知,

但绝对不过超过一个月,而且所留下的大部分痕迹也只是在藏经洞和撑天玉柱所化的观星台,后者便不用多说了,而前者则是原沧溟洞天留下的地点,里面留下的典籍多是沧溟洞天原有之物,而且在经由学院整理之后,还添加了不少学院的典籍进去。虽说部分重要典籍均有禁制覆盖,但对方破解禁制的手段很是高妙,始终未曾触及预警禁制。”

寇冲雪苦笑道:“看样子那观天派和观天洞天所牵扯的麻烦,要比我们想象当中要大得多。”

寇冲雪言语之际却是从袖口当中掏出了一部沉重的青铜书籍,正是那观星册。

而原本仅仅只是打开两页的观星册,如今看上去却似乎又重新开启了一页。

商夏只是扫了一眼便不在关注,而是道:“我怀疑有关观天洞天的事情,应当是诸葛湘故意泄露给那位元鸿界高品真人的。”

寇冲雪理所当然道:“他要是不说那才奇怪,说不定那位高品真人便是被诸葛湘当了枪使。”

说罢,寇冲雪直接将手中的青铜书递给了商夏,道:“你来看一看吧!”

商夏一边接过青铜书,一边开玩笑道:“难不成这段时间你又找到了一座位面世界的具体所在?”

寇冲雪轻叹了一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